拜腾汽车的生死棋局:烧光84亿后停工半年 富士康入场

盛兰本报记者 郭阳琛 石英婧 南京 上海报道

厂区无人打理,车间大门紧闭,停车场仍旧空荡荡……这是2021年1月20日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在南京拜腾工厂现场看到的景象,与半年前记者的所见所闻仍如出一辙。拜腾南京工厂位于栖霞区靖西大道,距离南京市中心新街口近50公里,周边还没有太多的配套开发。冬日的寒风阵阵划过,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。

而就在1月4日,拜腾汽车曾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,已经与富士康科技集团(以下简称“富士康”)、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(以下简称“南京经开区”)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合力推进拜腾新能源整车产品量产。

据《南京日报》报道,当日,南京市市长韩立明和副市长沈剑荣皆出席了签约仪式,富士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则通过视频进行现场连线,南京市与富士康对于“救活”拜腾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
然而,记者注意到,2月1日,拜腾汽车的运营主体——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,再添两条被执行人信息,执行标的金额共计117.25万元左右。截至目前,天眼查数据显示,从2020年9月25日开始,该公司作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总金额为472.61万元人民币。

烧光84亿元融资还未量产,中途返场的富士康会是拜腾的“白衣骑士”吗?拜腾汽车的生死棋局走到了哪一步?2月3日,《中国经营报》致电致函拜腾汽车未得到回复;记者致电南京经开区管委会,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“没有宣传和其他相关部门的联系方式”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陷入停工“死循环”

近日,记者实地走访了南京拜腾工厂,与2020年6月份看到的情形一样,车间的大门仍旧处于紧闭状态,且厂内并未看到被打理的迹象,虽然在内部停有五六辆车,但停车场上的车位都是空的。

除此之外,记者只在工厂内部看见少数保安人员,并未看见其他生产工人,保安告诉记者:“办公人员还是有的。”

这也印证了此前被曝光的拜腾汽车内部邮件内容,该内部信的发布时间是2020年12月31日。内容显示,中国区(不含香港)所有公司目前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,自2021年1月1日起公司将延长停工停产期6个月,而在2020年6月底,拜腾汽车就已经宣布暂停中国区内地业务运营。记者联系拜腾汽车方求证该邮件内容是否属实,对方并未回复。

在业内看来,拜腾停工停产的原因无疑是“资金出现了断裂”。有拜腾内部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截至2020年5月底,公司账户被冻结的拜腾总公司加上旗下子公司,账面金额总额只有100多万美元。2020年6月,创始人之一戴雷承认拖欠中国区员工工资总额9000万元人民币。

拜腾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总共进行了4轮融资,总金额高达84亿元人民币。但时至今日,拜腾首款车型M-Byte SUV仍然尚未实现上市交付。

记者根据公开已披露的数据整理计算得出的结论显示,拜腾汽车的“烧钱”速度与规模,确实远高于同期的几家造车新势力。

2015年4月份成立的理想汽车,在2019年12月首款车型交付之前的融资总额为42.9亿元人民币加5.5亿美元,按照当时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计算,融资金额共计81.3亿元人民币左右;2014年10月份成立的哪吒汽车,在2018年8月首款车型交付之前的融资总额共计45亿元人民币;2015年成立的小鹏汽车,在2018年12月首款车型交付之前的融资总额为87亿元人民币。

与此同时,理想汽车CEO李想也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《300人吃掉5000万零食、一盒名片上千,拜腾怎样烧掉了84亿?》的文章,将其推上风口浪尖。李想评论称: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,只有两个VP(副总监),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。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,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,暗讽拜腾汽车的豪奢做派。

在拜腾汽车首次宣布停工停产之后,2020年9月份,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盛腾汽车”)注册成立,其法定代表人段连祥,此前曾担任拜腾汽车中国供应链管理和研发副总裁。

富腾汽车重要股东之一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,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南京市人民政府,另一重要股东一汽股权投资(天津)有限公司,背后则是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,而一汽集团也正是拜腾的重要投资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10月,盛腾汽车在拜腾汽车南京总部举行了揭牌仪式,且未来拜腾将聚焦车辆生产、市场销售,而盛腾将主攻车辆及电动平台的研发,而盛腾汽车成立之后,项目却并没有任何推进。

“返场”的富士康

按照拜腾汽车的计划,在和富士康、南京经开区重新签约后,三方将共同推进M-Byte车型的生产,且预计量产时间是2022年第一季度前。

就在和富士康签订合作协议的第二天,拜腾内部召开了沟通会议,CEO丁清芬在会议上表示,公司计划和富士康成立新的合资公司“富腾”,同时需要商讨3家公司(拜腾、盛腾、富腾)的融合问题。

根据协议,富士康将提供在先进制造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、扎实的运营管理经验,并将共享其产业资源,支持M-Byte车型的生产。该车型是拜腾汽车的首款车型,在2019年便已经在北美亮相。2020年7月拜腾正式停产时,该车型处于“样车验证”阶段,仅完成了首批预生产车型的下线工作,原计划于2021年年底在欧洲上市,但戴雷曾公开表示距离该款车型上市“仍差5亿美元”。

2021年1月22日,刘扬伟通过电话形式出席拜腾汽车全员会,并发表了“让拜腾赢”为主题的演讲。围绕“赢的公式”,刘扬伟表示,第一,拜腾拥有大屏数字座舱体验和品牌基础优势;第二,拜腾的股东一汽集团懂造车,可以帮助拜腾;第三,富士康在供应链管理、整车和零部件整合、工程和品质管理等方面的积累,可以帮助拜腾加速量产。

有消息称,富士康的“返场”归根结底源于南京市政府的“背书”,富士康将向拜腾汽车投资2亿美元,并向拜腾南京工厂派驻100多位工程人员,目前已有10多位富士康人员入驻拜腾管理层。对此,记者向拜腾方求证,对方并未回复。

事实上,自停产以来,拜腾汽车的供应链体系已近乎断裂,就连位于上海的拜腾空间也悄然关闭。寻求与供应商的合作需要资金进行支持,而当下的拜腾除了账面金额不足之外,还背负了高额的负债与未支付的员工薪资。

对于富士康选择联手拜腾汽车的原因,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对记者表示:“富士康早期投过拜腾,虽然后来撤资,但对拜腾有所了解,现在重新进入汽车行业,在标的不多的情况选择一家相对了解的企业也属正常。”

公开信息显示,在2015年,富士康曾与腾讯控股、和谐集团出资成立公司“和谐富腾”,而拜腾汽车的前身FMC则是和谐富腾旗下的子品牌,后来富士康撤资离开。

任万付还告诉记者,拜腾已经走到了产品即将量产的步骤,只要解决资金问题,量产上市是没问题的,但能否取得理想的成绩,还需要观察。

此外,针对资金问题,拜腾汽车CEO丁清芬曾公开表示,在与富士康签署合作协议后,拜腾将启动新一轮融资,将以债转股的方式,由拜腾汽车现股东优先认领,若股东无人认领,则再寻求外部投资人的融资,而这也是拜腾汽车对于此前“员工欠薪”问题给出的解决方案。

刘媛媛对本文亦有贡献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